首頁 > 文明村官

一顆稻谷里的愛國情懷——記“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時間:2019-04-24 點擊:

新華社長沙4月23日電(記者周勉 袁汝婷)一如既往,去年冬天,袁隆平又去了海南,和自己的團隊在南繁基地一呆就是3個多月。

他已經89歲,身體大不如前。

數十年如一日候鳥般奔忙的背后,是這位老科學家對夢想的執著、對國家和人民的赤子之心。

“不讓老百姓挨餓”——攜初心“追著太陽”

袁隆平出生在動亂年代,從小跟著家人過著顛沛流離的逃難生活,在重慶求學時,經歷了大轟炸,他感到,要想不受別人欺負,國家必須強大起來。新中國成立前,袁隆平親眼見到倒伏在路邊的餓殍,十分痛心。選擇農業報國,源自袁隆平想讓大家“吃飽飯”的強烈愿望。

1953年,從西南農學院遺傳育種專業畢業后,袁隆平被分配到湖南安江農校工作。“作為新中國培育出來的第一代學農大學生,我下定決心要解決糧食增產問題,不讓老百姓挨餓。”袁隆平立誓。

1956年,袁隆平帶著學生們開始了農學實驗。袁隆平發現,水稻中一些雜交組合有優勢,認定這是提高水稻產量的重要途徑。培育雜交水稻的念頭,第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

1966年,袁隆平發表論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拉開了中國雜交水稻研究的序幕。此后,他與學生李必湖、尹華奇成立“三人科研小組”,開始了水稻雄性不孕選育計劃。1970年,在海南發現的一株花粉敗育野生稻,打開了雜交水稻研究突破口。袁隆平給這株寶貝取名為“野敗”。

10多個省區市的科研人員聚集到海南,他慷慨地將“野敗”分送給大家,又在農場支起了小黑板,給全國各地科研工作者講課。一場轟轟烈烈的全國攻關大會戰打響。1973年,在第二次全國雜交水稻科研協作會上,袁隆平正式宣布秈型雜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水稻雜交優勢利用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

回憶起那段攻堅克難的日子,袁隆平記憶里最深刻的細節之一,是背著夠吃好幾個月的臘肉,倒轉好幾天的火車,前往云南、海南和廣東等地育種研究。他回憶說,這樣的經歷“就像候鳥追著太陽”。

奮斗不息:從“吃飽飯”到“吃得好”“更健康”

“我希望青年科學家不要過分計較個人得失,而是要把國家和人民的利益作為自己的奮斗目標,不斷努力。”2018年11月22日,在接受未來科學大獎組委會頒發的獎杯時,袁隆平表達期望。

這也是他用一生踐行的奮斗目標。盡管目前雜交水稻已經取得每公頃產量18噸的成就,但袁隆平并不滿足。他告訴記者,還要朝著每公頃19噸、20噸的目標奮斗。目前,他正在攻關的遺傳工程雄性不育系為工具的第三代雜交水稻,爭取在未來幾年時間內通過審定,進行大面積推廣,并逐步替代三系雜交稻和兩系雜交稻。

解決了“吃飽飯”的問題后,袁隆平將更多精力放在了“吃得好”和“更健康”上。由他領銜、已實施10多年的超級雜交稻“種三產四”豐產工程從過去強調產量,向兼顧綠色優質目標轉變。2017年參與“種三產四”豐產工程的30多個品種中,優質稻占比超過30%,其中不少品種的米質已經達到國家二級標準。

2018年9月,中國農學會、華南農業大學、中科院等多個單位和部門的專家,對袁隆平領銜的“低鎘水稻技術體系”多點生態試驗進行了綜合評議。結果顯示,“低鎘稻”稻米鎘含量在每公斤0.07毫克以下,低于每公斤0.2毫克的國家標準和每公斤0.4毫克的國際標準。這表明,“低鎘稻”在不同鎘含量土壤、不同栽培方式下的表現都較為穩定,為我國從根本上解決“鎘大米”問題提供了技術支撐。

“更愿意做太平洋上的海鷗”——讓雜交稻技術貢獻人類

“洞庭湖的麻雀——見過幾回大風浪”,這是湖南人常說的歇后語。在講述自己的雜交水稻夢時,袁隆平笑言:“有人說我是洞庭湖的老麻雀,但我更愿意做太平洋上的海鷗,讓雜交水稻技術越過重洋。”

袁隆平寫于1985年的《雜交水稻簡明教程》,經聯合國糧農組織出版后,目前已發行到40多個國家,成為全世界雜交水稻研究和生產的指導用書。

因“為保障世界糧食安全和解除貧困展示了廣闊前景”,“致力于將雜交水稻技術傳授并應用到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幾十個國家”,2004年,袁隆平獲得了世界糧食獎。

“一帶一路”倡議,為幫扶沿線國家提高糧食生產提供強大助力。根據湖南省農業農村廳統計,截至2018年底,已有40多個國家種植了超過700萬公頃的雜交水稻。

“我的童年是在抗日戰爭的烽火中度過的,我知道民族的屈辱和苦難。當我能用科學成就在世界舞臺上為中國爭得一席之地時,‘雜交水稻之父’的稱謂也好,各種名目的科學大獎也好,都不重要。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為中國人贏得了榮譽和尊嚴。”袁隆平說。

本文地址:http://www.umikaq.live/wenmingcunguan/20190424/93248.html

上一篇:江蘇揚州"朱自清讀書節"數百項活動貫穿全年覆蓋城鄉

下一篇:返回列表

用戶評論(0條)

請文明上網,做現代文明人
心与龙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