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視頻之窗

子接父棒!江西兩代人51年演繹人間大愛!

時間:2019-04-21 點擊:

李火根,男,現年69歲,江西省德興市萬村鄉墩上村人。 

他們之間不是親戚,更沒有血緣關系。從父親到兒子,從15歲到66歲,整整51年,他們之間演繹著半個世紀的不離不棄。在德興市萬村鄉墩上村,村民李先水、李火根父子,接力照顧同村殘障村民李古桂半個世紀的事跡被鄰里鄉親傳為佳話。初夏時節,筆者走進大山深處的德興市萬村鄉墩上村李村組,走近這段半個世紀的未了情。 

朝夕相處的“兄弟” 

普通的民居,簡單的家電,德興市萬村鄉墩上村李村組村民李火根的家,與其他村民家沒啥兩樣。廚房內,一位花甲老人靜坐在一個四方的小茶幾前,他有時會像小孩子一樣用筷子敲打碗盤,有時會將筷子叼在嘴里把玩。另一邊,則是面朝灶臺的李火根,他正在洗菜做飯。當看到筆者的到來,李火根連忙停下手里的活兒,還不忘介紹起對面那位花甲老人。“他叫李古桂,是我的‘兄弟’”。 

今年71歲的李火根生活很簡單,主要就是照顧“兄弟”李古桂和養蜜蜂。 

“李古桂有智力障礙。”李火根說,“別看他66歲了,可他從沒做過一天飯。一日三餐都要為他準備好。” 

其實,李火根和比他小5歲的“兄弟”李古桂之間并沒有血緣關系,就連親戚也算不上,但他們已經相依相伴了半個世紀。 

這一留便是51年 

李火根為何要照顧殘障的李古桂呢? 

萬村鄉墩上村駐村第一書記汪淑華說,她從2017年才開始駐墩上村,李火根照顧殘障村民李古桂的故事,她經常聽村民們說起。 

“事實上,李火根還是從其父親李先水手里接棒的。”同村村民李水生說,“具體時間記不清楚了,但我知道最早是李火根的父親李先水開始收留照顧李古桂的。” 

知情人的講述,將時間拉回到了1952年。那年正月,李先水在外鄉見到了剛剛離婚不久的李古桂的母親,見其相貌人品還不錯,便將其介紹給同村青年李章半,也就是李古桂的父親。第二年,李古桂便來到人世間,家里人叫他“幼子”。 

“‘幼子’這個稱呼,一直保留到了現在。”李火根說。 

“以前聽父親說過,‘幼子’生下來的時候一切正常,可到了兩三歲的時候,持續發高燒,患上腦膜炎,腦袋就開始不行了。”在李火根的記憶里,童年的李古桂因為智力問題,不但沒有朋友,還經常被欺負。 

1968年,李古桂的父親李章半喝農藥自盡了,李古桂的母親便一病不起,那時“幼子”只有15歲。后來,李古桂同母異父的姐姐在多次探望后,決定將母親接回老家。 

“妹子,把‘幼子’留下吧,有我吃的,就有他一口吃的。”李先水一直覺得,因為他的撮合才讓“幼子”來到這個世界,所以他希望自己能為李古桂做點什么。 

事實上,李古桂的到來,對當時這個本就不富足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種負擔。“因為我二弟腿部有殘疾,家里也不寬裕,沒想到父親會收留李古桂。”李火根回憶說。 

不久,李古桂的母親過世,李古桂就留在了李先水家里,這一留,就是51年。 

子接父棒在當地被傳為佳話 

1985年,李火根清楚記得,他被父親叫到跟前,父親說自己年紀大了,希望他能接過照顧李古桂的擔子。 

“那時,我已經結婚生子,算是分家生活了。”李火根答應父親,“‘幼子’就像我的弟弟,我一定會照顧好他。” 

萬村鄉民政所所長張道天在民政所工作有近20年了,他首次知道此事,是十幾年前的一次全市范圍內的上門核對五保戶信息和五保戶現狀普查。李古桂是五保戶,是他的普查對象。 

“原來李古桂去了李火根家。”張道天回憶十幾年前李古桂在李火根家中吃飯的場景,仍然覺得很意外。“李古桂也有幾個同母異父的姐姐,但李古桂母親過世后,他們就幾乎沒有來往。”張道天說。 

“李古桂雖然腦子有點問題,但也能聽懂,就是表達不清楚,平時只能讓他做些放牛、鋤草等基本的農活。”李火根回憶說。 

記得有一回,李古桂放牛時被牛角捅傷,在床上一躺就是半個多月;還有一回,李古桂在屋后的山上砍柴,自己把腳砍傷了,醫療費花了李火根半年的收入。 

“也許只是因為他叫我一聲哥哥吧。”李火根說。李古桂喜歡喝酒,李火根就隔三差五買些酒水回來。再后來,妻子病逝后,年過七旬的李火根就自己動手給“幼子”洗衣服……無論生活條件如何艱難,李火根都像當年父親一樣,從不言棄、從未放棄,盡心盡力照顧著智障的李古桂。 

“雖無血緣,卻早已融入血液” 

“我妻子是2014年過世的。”李火根說起妻子,眼神里充滿了感激。事實上,挑起李古桂的擔子,少不了妻子的支持。 

張道天說,李古桂智力殘疾,傷殘等級是四級,“可是以前有殘疾證也沒有補貼。”另據德興市殘聯工作人員朱偉宏介紹說,由于李古桂的傷殘等級為四級,他是五保戶不是低保戶,不享有護理補貼。 

接過擔子時,李火根的大女兒16歲,二女兒10歲,再加上李古桂,生活非常拮據。“后來我和朋友辦廠,生活才有了好轉。”李火根回憶說。 

李火根辦廠結束后,曾回鄉擔任過11年的李家組小組長。墩上村村干部李東生說,李火根擔任小組長期間是2007年至2018年初,在李村組的多個“一事一議項目”上,遇到辦事缺錢時,李火根總是先貼錢進去。村里修路,他先后墊付了2.5萬元、8000元。這對于他的家庭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共事這么多年,也從來沒見李火根因為任何家里的特殊情況而請假。”李東生如是說。在村民眼里,李火根能義務照顧殘障李古桂實為不易。村民李書中就對李火根充滿了敬佩,“要知道,他自己的親弟弟也有腿殘,他也要經常幫襯著。”村民余柳娥說,“他兒媳婦嫁過來的第二年,就因為意外一只手截肢了。” 

萬村鄉副鄉長李桂林說,“李火根連任了11年李村組組長,今年他主動請辭,但在近期的村民代表選舉時,他還是獲得了高票。” 

對此,李火根笑著說,像現在這樣在家中養養蜜蜂也挺好,還能更好地照看“幼子”。以前就算要出門務工,他中午也會趕回家給李古桂做飯;有時候實在趕不回,也會提前做好飯菜,熱在電飯煲里。 

“雖沒有血緣,但卻早已融入血液。”李火根說。 

第三代愿接力下去 

“‘幼子’,夏天氣溫高,蜂箱不要放在太陽底下暴曬,記住了沒有?”中飯后,李火根帶著“幼子”在后院檢查蜂箱,看著站在身后的李古桂,李火根忍不住把之前的話又重復了一遍。 

分箱、除蟲、割蜜,李火根把自己掌握的養蜂技術反反復復說給李古桂聽,一遍又一遍演示給他看。李火根不知道李古桂能聽懂幾句、掌握多少,但他相信,這可能是他有生之年能為“幼子”做得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干活的時候,偶爾遞給對方一個微笑,他們都會很開心。這樣的“兄弟”,簡單,快樂,有時候還真讓人羨慕!三年來,蜂箱箱數由8箱到20余箱再到40余箱,收入從不足7000元到近2萬元再到3萬余元,“兄弟”二人慢慢經營著自己小小的“甜蜜事業”。今年年初,駐村第一書記汪淑華找到李火根,準備給他再添置一些蜂箱,幫助“幼子”“造血”脫貧,為“幼子”的晚年多儲備些積蓄。 

“剛把想法與李火根一說,他立馬就答應了。”汪淑華回憶說。 

汪淑華不知道的是,教李古桂養蜂掙錢,李火根十多年前就想過,只是每每看到李古桂在蜂箱前的驚恐狀,他又放棄了。這一次,李古桂依然是遠遠地躲在他身后,李火根耐心地教著他,李古桂點頭說“哦,哥哥”。 

在他的照顧下,李古桂身體也越來越硬朗。李火根經常開玩笑:“可能是‘傻人’有傻福吧。” 

如今,李火根已年逾古稀,但他對于李古桂的晚年生活一點都不擔心,因為子女們也和他一樣,一直把李古桂當作自己的親人看待,平時吃穿用度,子女們都會為李古桂考慮周到。“我們會把照顧‘幼子’叔叔的擔子接下去,讓他安享晚年。”子女們的話,讓李火根感到很欣慰。 

一輩子,一生情。李火根父子兩代人跨越半個世紀的溫情接跑,照亮了“陌生人”李古桂的未來,也照進了世人的心里。他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堅守倫理道德,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精髓,在偏遠的小山村里演繹了一曲孝與愛的贊歌。 

李火根先后榮獲2018年12月中國好人榜“孝老愛親好人”“江西好人”“上饒好人”等稱號。 

責任編輯:賀子桓 相關稿件 5人被批捕!2人獲刑!江西人坐公交千萬別做這些事! (2019-04-16)

本文地址:http://www.umikaq.live/shipinzhichuang/20190421/93128.html

上一篇:"寫一首情詩給蘭州"文化主題活動:點亮城市文化新名片

下一篇:返回列表

用戶評論(0條)

請文明上網,做現代文明人
心与龙APP下载